首頁 > 特別策劃 > 專題: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 > 70年煤炭成就展

大型國企進駐 “能源孤島”破局

中國煤炭報 作者:張翔 2019-09-02 19:00:46

③ 伊犁四礦采取各種方法幫助職工創業創新

② 皮里青煤礦的技術“多面手”阿曼久勒漢字也寫得很好

① 在中煤新疆公司駐阿克蘇阿瓦提縣某村扶貧工作隊院子里,孩子們在等著上夜校的父母一起回家

新疆資源豐富,但由于位置、運力所限,市場發育程度較低,總體仍屬于自產自用相對封閉的環境,一度被稱為“能源孤島”。直到進入21世紀,隨著煤炭供應格局重心西移,在宏觀政策的引導下,新疆煤炭工業才開始了真正意義上的大發展,逐步從幕后走到臺前,由“替補”變為“主力”。

在此過程中,通過整頓關閉、兼并重組,引入國家能源集團、徐礦集團等大企業,新疆煤炭工業從開發格局到開采技術、從安全保障能力到轉化利用水平,都實現了質的飛躍。

1

開發格局變大

7月27日,時隔1年多,地處南疆庫車的河南能源龜茲礦業再次迎來新疆煤監局的安全檢查,上次是在去年6月底。

“龜茲礦業是新疆首批通過國家一級安全生產標準化礦井驗收的,屬于免檢單位。”新疆煤監局南疆分局監察員周順躍解釋說。

截至目前,這個年產能153萬噸、利潤近8億元的煤礦,已連續實現安全生產3970多天。而11年前,龜茲礦業還是一個事故頻發、年產僅3萬噸的私人小礦。

改變,源于2008年河南能源化工集團的接手。“我們接管后,不僅從硬件上實行機械化改造,而且從管理上下功夫,從人管人、人盯人,到制度管人,再到文化管人。”龜茲礦業董事長梁宏志告訴記者。

但省外煤企入疆開發,河南能源集團并非第一個吃螃蟹者。

“煤多,可喜;礦小,可憂!”曾有人如此形容大開發前的新疆煤炭工業。

1997年,新疆有各類礦井2302處,年產能1254萬噸,每處平均不足5000噸,其中鄉鎮煤礦有2000處。經過整頓關閉,直到2003年,單井規模3.5萬噸的小煤礦,仍占到新疆煤礦總數的95%以上,回采率只有10%至15%。

進入21世紀后,中央提出西部大開發、“西氣東輸”戰略。2000年,自治區黨委五屆七次全委擴大會議提出,要在新疆豐富的石油、天然氣、煤炭等礦產資源上做文章,加強骨干電源、電網建設,以電促煤,以煤保電。

新疆煤炭大開發的序幕由此拉開。

2001年上半年,新疆三大國有重點煤企——哈密礦務局、烏魯木齊礦務局、艾維爾溝煤礦先后改制,成為哈密煤業集團、烏魯木齊礦業集團、新疆焦煤集團。

“兩局一礦”變身的同時,5000公里外的江蘇人率先邁開了進疆開發的腳步:2001年9月——徐礦集團與阿克蘇地區行署簽訂《俄霍布拉克礦區投資協議書》。同年12月,徐礦集團新疆天山礦業公司成立。

“我們是最早進入新疆的國有煤炭企業,也是江蘇省產業援疆的主力。”天山礦業公司董事長陳斌告訴記者。

截至目前,徐礦集團在疆企業合并資產已達130億元,涉及煤炭、電力、煤化工、鐵路等領域,累計供煤近億噸、發電240億千瓦時。

2002年,同樣面臨資源枯竭之憂的東部老牌煤企——山東能源新汶礦業集團“殺入”煤炭資源更豐富的北疆伊犁地區。

當年5月,新礦集團與伊犁州經貿委簽署“關于合作興建煤電一體化項目及煤化工項目意向書”,最終拿到了128.4億噸的煤炭資源儲量。這也是山東省屬煤炭企業在省外獲得的唯一整裝煤田。

此后,新疆積極組建跨地區、跨行業、跨所有制的大型煤炭企業集團。2005年,“煤老大”、當時的神華集團正式入疆,控股烏魯木齊礦業集團,組建神新公司;山西潞安集團控股哈密煤業集團,組建潞新公司。

與此同時,新疆加大整頓關閉力度,礦井總數由2000年的914處減少到2005年底的456處。隨著一批大中型骨干礦井相繼開工建設并陸續投產,新疆煤炭產業格局進一步優化。

2010年,新疆煤炭大開發進入一個新節點。

當年5月,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召開,自治區政府把煤炭作為新疆又一大支柱產業予以扶持,全面加強準東、伊犁、吐哈、庫拜四大煤炭基地,13個重點礦區和11個一般礦區基礎設施建設,相繼出臺煤炭產業優化升級、資源勘探開發、專業人才培養等政策。

2011年,新疆獲批成為我國第十四個大型煤炭基地,正式從“幕后”走到“臺前”。

截至目前,新疆已初步形成了以準東、吐哈、伊犁、庫拜、和什托洛蓋—克拉瑪依“五大煤炭基地”為主體的煤炭開發布局。上述“五大煤炭基地”累計查明資源量約占全區查明資源量的70%以上,其中準東、吐哈、伊犁三大基地預測煤炭資源量均在3000億噸以上。

2018年,新疆原煤產量達2.1億噸,有4個地區(企業集團)年產量超1000萬噸。僅天山礦業公司俄霍布拉克煤礦一家,核定年產能就達750萬噸,提供了南疆70%的民生用煤和全部的動力煤、北疆四地五市的冬季用煤。

“1998年前后基本都還是小礦,這些年經過兼并重組,新疆煤礦的開發格局和建設水平提升太多了。”周順躍感慨道。周順躍的父輩在烏魯木齊礦務局工作,他從小在礦區長大,念的是煤炭專科學校,至今已在煤礦安全監察一線工作近20年。

2

技術水平提升

“我爺爺那會兒靠手挖背拉,我爸爸開絞車,到我這兒開上了大鏟車。”中煤新疆伊犁犁能煤炭公司皮里青煤礦生產區準備班班長李魁說,一家三代人都在礦上干,但工作條件可大不一樣了。

皮里青煤礦的歷史可追溯至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和其他省區的很多老礦一樣,經歷了從“馬拉人馱”到手工炮采,再到全面機械化的巨大改變。

新中國成立前,新疆煤炭工業技術裝備水平落后,小煤窯多是人工采煤,當時唯一的省營八道灣煤礦也是土法開采的小煤窯。

新中國成立后,新疆開始新建正規礦井,一些國營煤礦逐步解決了電源問題,配備了機械設備,實現了機械提升、水泵排水、軌道運輸以及機械通風。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新疆煤炭工業生產技術有了新發展。

1987年,烏魯木齊礦務局六道灣煤礦試驗水平分層放頂煤綜采技術成功,哈密礦務局、艾維爾溝煤礦配置了高檔普采工作面。

但整體而言,礦井裝備水平依然不高。到了1990年,全區大中型礦井產量占比僅為17.2%,重點地方國營煤礦回采率在50%左右。

1998年,國有重點煤礦采煤機械化程度達到63.8%。

2002年開始,新疆年產9萬噸以下煤礦全部被淘汰,同時引進大企業大集團進行兼并重組。這為新疆煤礦技術水平大幅提高注入了一支強心劑。

新疆各類煤礦開始進行以長壁式開采為主的開拓系統改造。有的改擴建礦井,如神新公司烏東煤礦,設計年產能高達800萬噸。

同一時期,由于徐礦集團、山能新礦集團等大型企業具有技術、人才優勢,新建礦井從一開始就有起點優勢。

2002年8月,俄霍布拉克煤礦開工建設,作為徐礦集團在新疆的全資子公司煤礦,投入使用了巖巷掘進機、掘進機機載臨時支護、電液控支架等先進裝備,打造了超過2000米的長距離運輸皮帶。該礦成功研發了超厚煤層一次性采全高、井巷綜掘、錨索支護等核心開采技術,填補了新疆地區煤炭開采技術空白。

為了解決異地職工學習難問題,徐礦集團以中國礦業大學徐礦函授站為平臺,在新疆天山礦業公司、賽爾能源公司等地設立教學點,培訓范圍涵蓋煤、電、化等各個方面。另外,徐礦集團從2017年組織開展“大師送絕活活動”,2018年服務陜甘、新疆2個片區9個單位,今年將涵蓋徐礦集團所有異地項目部。

2007年開始,自治區再次抬高準入門檻,不允許新建30萬噸以下煤礦。是年,新疆煤礦企業總數由1998年1798個減少到377個,資源回采率由30%提高到60%以上,國有重點煤礦采煤機械化程度達到90.57%。

至2010年,新疆煤炭工業技術水平實現了跨越式發展。其中,皮里青露天煤礦90萬噸改擴建工程采用單斗——卡車間斷開采工藝,回采率達到94%以上。潞新公司三道嶺露天煤礦東區通過改進工藝,年產能突破300萬噸。

“四化”建設也在穩步推進。據新疆煤監局副局長鄭軍介紹,目前新疆正在生產建設的煤礦全部裝備綜采綜掘設備。在自動化和智能化建設方面,神新公司、新疆焦煤集團旗下一些礦井實現了主煤流運輸集中控制,一些礦井主排水泵、主要通風機實現了無人值守;國網大南湖一號井已率先布置了一處智能化無人工作面進行試采。信息化建設方面,20處礦井完成了監控系統升級改造主體工程,9處礦井實現了應急聯動和多網融合,27處礦井正在有序推進。

“看,這就是我們井下作業的情況,智能化工作面很快就建成。”今年7月底,在山能新礦集團伊犁能源四礦調度指揮中心,伊新煤業公司總經理蔣守來向前來探親的礦嫂們介紹說。

這是礦嫂李默玲頭一次看到井下作業情況。她丈夫邵士海今年55歲,曾是新礦集團山東本部潘西煤礦職工,2012年來到伊犁能源公司工作,“他在潘西煤礦時,聽說井下特別熱,大老爺們兒都脫了衣服光膀子干,看看現在這條件,放心了”。

3

讓安全有保障

丈夫在煤礦工作,李默玲最擔心的還是安全。這是煤炭工業發展的重中之重,上上下下都擔心。

從漢代到1949年新中國成立,新疆煤炭開采業多為小煤窯土法開采,各種事故頻繁發生。

新中國成立后,煤礦安全技術條件有了很大改善。但在小煤礦興盛之時,一度事故頻發。

“新疆的煤礦尤其是井工礦,賦存條件并不算好。”周順躍告訴記者。新疆煤礦災害主要為水害、瓦斯、沖擊地壓。截至2019年6月30日,全區共有煤礦207處(不含兵團),核定設計年產能30772萬噸。其中,煤與瓦斯突出礦井11處,高瓦斯礦井31處,沖擊地壓礦井7處,水文地質條件復雜的30處、極復雜的7處。

2000年,新疆煤監局、自治區煤管局成立。2006年,新疆重點產煤地州市、縣市區恢復組建煤管局,探索形成“國家監察、地方監管、企業負責”的安全工作新格局。新疆相關部門開展了煤礦專項整頓、瓦斯治理、“打非治違”等工作,煤礦安全生產形勢逐年好轉。

到了2010年,全疆累計關閉技術落后、污染環境和不具備基本安全生產條件小煤礦1340余處。2010年,在產量大幅增長的情況下,新疆煤礦事故死亡人數由1996年最高時期的387人下降到88人;百萬噸死亡率降到1以下。

除了監察工作的推動,企業主體責任的落實是重要因素。

“大企業來了后,尤其重視安全生產,無論技術還是管理都很有經驗,這也減輕了我們的工作壓力。”新疆煤監局政策法規處的楊秀虎告訴記者。他2008年從山東兗礦集團考入新疆煤監局,曾在南疆分局工作了近10年。他說,以前小煤礦多,技術水平偏低,去監察時除了查隱患找問題,還得幫助解決技術難題。

“改造前,這里采煤就像老鼠打洞,內部管理雜亂無章,很多職工上班就伸手要錢,發完工資就找不見人了。”梁宏志說,接管后,他們對龜茲礦業進行了機械化改造,建成了河南能源新疆公司第一個綜采工作面,同時不斷推進安全生產標準化建設。

“庫車縣目前有10個礦,其中8個礦在生產,最小的年產45萬噸,最大的年產750萬噸,龜茲礦業給這里的煤礦質量標準化工作樹立了樣板。”參加7月27日檢查的庫車縣工信局工作人員趙生成說。

2010年以來,新疆各類煤礦企業加大安全投入,廣泛采用先進生產工藝和技術設備,安全基礎管理工作不斷加強。

截至目前,生產礦井全部建立瓦斯監測監控系統,神新公司、潞新公司、徐礦新疆公司等國有重點煤礦實現了瓦斯數字化遠程監控,重點監控的昌吉州、阿克蘇地區高瓦斯礦井實現了數字化瓦斯遠程監控。

2018年,新疆煤礦百萬噸死亡率由2011年的0.6942下降到0.0375。

4

為轉化定方向

新疆煤,除了“僵”在煤價低、外運難,還一度“僵”在轉化利用水平低,煤化工、煤層氣產業鏈延伸發展慢。

從2003年開始,新疆加快了煤制油、煤制天然氣、煤制甲醇和煤焦化等綜合利用煤化工項目的建設步伐。這些項目大多由原神華集團、兗礦集團、新汶集團、徐礦集團等大企業實施推進。新疆已成為國家西部煤化工發展的重要基地。

以2002年進入伊犁的新礦集團為例。該集團計劃投入300億元,建設年產1000萬噸煤礦,配套年產20億立方米煤制天然氣項目。

據伊新煤業公司工會主席張繼昌介紹,年產600萬噸的四礦已累計安全出煤突破1000萬噸。煤制天然氣項目于去年投料試車成功,截至目前累計產氣17.8億立方米,明年將實現20億立方米達產目標。

根據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煤化工產業“十三五”發展規劃,到2020年,新疆煤化工產業將完成總投資達3100億元,實現工業總產值超1000億元,工業增加值達到200億元。煤制天然氣產能達到100億Nm3/a、煤制油300萬t/a、煤制烯烴188萬t/a、煤制乙二醇105萬t/a、煤制芳烴(PX)50萬t/a、聚酯(PET)30萬t/a、煤炭分質綜合利用4000萬t/a。實現煤炭資源轉化11000萬t/a,形成現代煤化工為主導,精細化工、化工新材料為特色的產業格局。

煤炭資源的轉化利用,讓新疆煤炭工業發展有了新方向,帶來了可觀的經濟和社會效益,也讓當地職工和群眾的生活變得更好。

新礦伊犁煤制天然氣項目氣化車間中控班班長翟勇告訴記者,他從2012年畢業就來到該項目所在的伊犁新天煤化工公司,如今買了車買了房,妻子也在同一個公司工作,感覺“干得挺好,會一直干下去的”。

而在皮里青煤礦,少數民族職工阿曼久勒在師傅李魁的幫助下,已經成了技術“多面手”,學會了開挖掘機,變成了采煤班副班長,工資翻了一番。幾年前,阿曼久勒一家還租住在土房子里,如今已在城里買了房,孩子也上了好學校。

李魁說,兒子告訴他長大了也想開大鏟車。但他不太樂意,他希望那時候實現智能化,不再用人開車。

掃碼在手機端打開頁面
版權聲明: 轉載本網站原創作品,需在顯著位置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標題。若違反本聲明,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本欄目其他新聞
韩国叁级电影网站_免费韩国成人影片_韩国叁级片大全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