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報社之窗

本報記者黃雄國慶走基層日記

2014-10-13 14:50:00

編者按:

  湖南婁底,全國17個年產千萬噸以上原煤的地市之一,煤炭產業是其僅次于鋼鐵的第二大經濟支柱,全市煤炭已探明資源儲量約11.89億噸,是湖南省的重要的能源原材料基地。在剛剛過去的“十一”假期,中國安全生產報(中國煤炭報)駐湖南記者站記者黃雄輾轉婁底多個煤礦和偏遠鄉村,走訪煤礦事故受害者家人,回訪事故企業安全狀況,還將新安全生產法帶到了基層。

  請看黃雄在此期間寫下的日記——

  2014年10月1日 星期三 晴

  “一邊孤老無依,一邊漠然遺忘。”

黃雄幫聶福成調豬草,老人每天喂豬之后,還要四處采藥草


聶福成帶黃雄穿過草叢間小路前往家中

黃雄幫聶福挑出在割藥草時扎到手上的刺

  漣源市橋頭河鎮太平村,一座低矮的房屋在大山映襯下,顯得格外落寞、破敗。一位腰弓成了90度的老漢背著一個籮筐蹣跚地走下一條雜草叢生的小徑……
面前的這位老人,正是2003年七一煤礦“4.16”透水事故遇難礦工聶清文的父親聶福成。我馬上上前跟老人打招呼,老人顯然還沒有認出我是誰,只是緊握著我的手往家里引。

  這是一個被遺忘的礦工家庭。11年前,聶清文在垂死之際用粉筆寫在礦帽上的“骨肉親情,情難舍……欠我娘200元,欠鄧曙華100元……建章,帶好兒女,孝敬父母,一定有好報”遺言,感動了無數中國人。

  這些年來,我先后8次來看望聶清文的家人,希望以自己微薄的力量,為這個苦難的家庭盡一份心力。去年,我因住院半年未能前來,沒想到短短的一年里,聶福成的老伴去世,兒媳易建章改嫁,如今家里只剩下了82歲的聶福成孤身一人。

  放下籮筐,老人拉著我的手在門前坐下,隨后高興地摸索到房里拿出自己栽種的花生遞到我的手里。只是說起往事,聶福成禁不住老淚直流。

  82歲,本應是兒孫滿堂、坐享清福、頤養天年的時候,聶福成也曾期盼過那般情景,可自從兒子聶清文遇難,就成了一個遙不可及的夢。

  門前盆中的水反復使用很久了,泛著綠光,這是聶福成費很大勁從外面挑回來的。屋子四處可見蜘蛛網和厚厚的塵埃,電線線路壞了,老人晚上只能摸黑;米罐里1.45元一斤的碎米業已見底,殘留在鍋里的兩塊豆腐和一些自制干蘿卜條,就是他的午餐……

  老人流淚說:“如果兒子沒死,這個家絕對不是這樣子!”讓我深深感受到這個家庭無以言說的凄苦。

  聶清文離世后第11年,妻子帶著孩子改嫁了。2012年,聶福成相依為命的老伴又因為一場簡單的風寒感冒無錢醫治而引發肺炎去世。

  孤老無依,聶福成的低保問題卻一直沒有解決,每月只有55元的高齡補貼。因為不會寫字,聶福成曾托人寫過一份申請低保的報告上交村支書,卻遭到無情拒絕。“村支書說80歲了還喂個豬干什么,喂了豬就不能吃低保。”老人感到委屈,而我卻是滿心氣憤。

  痛苦與窘迫,沒有關心和同情。村里逢有紅白喜事,聶福成無錢上人情,親友鄰居也疏遠了他。說到這些,老人泣不成聲。

  豬圈里,那頭今年正月買回來的豬,成了老人最大的希望,“養到12月份就有200來斤,就靠賣了它過年。”

  沒有經濟來源,聶福成不得不想盡辦法賺錢糊口。平日,聶福成就到田間地頭采摘一種名為“海金沙”的野生藥草,隔幾天就割滿滿一背簍,背到十幾里外的橋頭河鎮藥店換成錢。

  由于海金沙攀附在有刺的樹上生長,采摘時極易受傷。可是新鮮的海金沙一斤賣一毛五分錢,一趟只賺五六塊錢。聶福成攤開雙手,一雙布滿老繭的手上傷痕累累,還有幾根刺一直扎在手里拔不出來。

  聶福成承受著痛苦和生存的雙重壓力,依然艱難、執著地與命運抗爭著。至今,聶福成還珍藏著兒子生前的衣物,老人思念難耐時就會看看、摸摸:“我幾次想要跟著兒子、老伴去了算了,但想起兒子的話,我就得好好活著。”

  逝者已矣。安全生產事故導致妻離子散、老無所養、幼無所依的悲劇令人心酸。而忘記事故之痛,又讓人心涼。

  離開聶福成家,我來到當年事故發生地,原來的七一煤礦,現已經更名為漣源市豐華煤業石壩井。礦區一圈轉下來,不禁讓我倒吸幾口涼氣!

  主井口值班室里未見值班人員蹤影,井口處煙頭遍地;通報欄上赫然寫著“9月29號早班-290水平采二隊信掛工邵為民違章超掛(重車6個),處罰20元”;安全隱患公示欄上提出的“-428東大巷工作面有涌水”隱患,整改措施僅為“加強對涌水點水質水量的觀察”。來到調度室,唯一的值班人員悠閑地看著窗外,對煤礦情況一問三不知,五臺電腦中僅一臺“應景”地處于開機狀態。

  監管日記顯示,自3月以來,瓦斯監控、人員定位、瓦斯抽放三大系統運行情況均為正常,而值班人員稱,人員定位系統早在幾個月前就已被雷擊壞,至今未修理。煤礦設備故障登記表上,只有3月3日之前的記錄。煤礦安全生產四人聯鎖監管日記上,明確記錄核準每班最多下井人數為93人,9月27日早班實際下井人數卻有103人。

  當與礦工們聊起“4.16”透水事故和聶清文,礦工們都很漠然,不是“沒聽說”“不知道”,就是“知道有這事,不了解”。

  遺忘,或許可以減輕痛苦,但對事故教訓的無知或警示教育的回避,卻換不來平安!此時,不斷浮現在我眼前的,是聶福成那佝僂羸弱、衣衫襤褸的身影。對于事故親屬來說,這些傷痛永遠無法抹去,慘痛的教訓又怎能忘卻?

2014年10月2日 星期四 晴


  “來,我再出個安全快板節目!”

 本報記者黃雄國慶走基層日記4

黃雄向村民發放農村安全知識調查問卷

本報記者黃雄國慶走基層日記5

村民贊揚送安全下鄉接地氣

本報記者黃雄國慶走基層日記6

黃雄向村民介紹《中國安全生產報》相關報道

  晚上驅車離開婁星區萬寶鎮清江村時,回頭瞥見湘中民俗生態園一排剛剛安裝好的太陽能路燈,那燈光就像是星星點綴在夜的山村,見證著湘中民俗生態園近年來安全文化建設的發展,映襯著安全意識在基層落地生根的希望。

  至今,我已在中國安全生產報社工作13年,父親黃良生因我的工作而關注安全,從事安全文化義務宣傳也有10年。雖然父親今年退休,卻依然保持著對安全文化的“癡情”。

  近幾年,父親在推廣安全文化方面有許多新的想法。今年4月,他創辦的湘中地區首個以安全文化為主題的農村書屋已由婁底市安委辦、市安監局正式授牌。現在他打算把2002年以來陸續建成的安全文化書屋、安全文化長廊等整合升級為“湘中安全文化農村體驗中心”。他說,放眼全國,還沒有一家以安全文化為主題的農村體驗中心呢。等到正式開放后,參觀者可通過參與模擬試驗、參觀畫板資料、閱讀電子圖書等方式,了解交通、消防、用電、地震等方面的安全知識,掌握應對各種危險情況的能力。

  清江村村主任周建勝和漣源市水洞底鎮潘塘村村支書兼主任、漣源慶豐太陽能科技有限公司業務主管劉建康今天剛好跟父親在一起,討論的話題一是如何搞好首屆農村安全文化藝術節,二是準備在公路兩旁新安裝的200盞路燈桿上做安全警示標語。

  大家聽說要在村里舉辦全國首屆農村安全文化藝術節,都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

  潘塘村有過2次舉辦農村健身文藝聯歡會的經驗,劉建康主動報名:村出1個節目,慶豐太陽能科技有限公司出3個。周建勝也說:清江村就用村里的事故編2—3個安全節目,這樣更有效果。父親也按耐不住了:來,我再出個安全快板節目!

  一番商量之后,安全文化藝術節似乎就在我們眼前上演了:計劃編排歌舞、民間武術、舞獅送“福”等20個原創方言節目,用藝術表演講述煤礦安全故事。湘中民俗生態園連續多年組織的書法家送“安全春聯”、安全抽獎贈“福”字等品牌活動融入其中。

  父親說,由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中國書協評委、湖南省書協駐會主席、湖南六合國學書院執行院長陳羲明創立的田野書法試驗村今年剛在湘中民俗生態園落戶,屆時將邀請10名中國書協會會員寫春聯、題福字免費贈送給村民。婁星區農民書法家協會會員現場舉辦以安全文化、孝文化和傳統道德文化為主題的書畫展覽。

  “干脆趁機成立一個湘中民間安全文化藝術團吧。”討論得興致正高,大家提出了新點子。周建勝搶先一步,馬上抓起手機打電話給村民的文藝骨干。“說干就干啊!”見此情景,大家忍不住笑了起來。

  看到大家對安全文化建設這么熱心,我非常感動,希望有越來越多的人來關注安全,真正做到安全文化在基層生根發芽、大放異彩,讓安全文化宣傳成為一種民風民俗!

2014年10月3日 星期五 晴


  “下次還搞這樣的安全課記得叫我來聽”

本報記者黃雄國慶走基層日記7

黃雄在湘中民俗生態園給清江村村民上安全課

本報記者黃雄國慶走基層日記8

黃雄在豐華煤業石壩井(其前身即為“七一煤礦”)暗訪

  清江村村主任周建勝昨天跟我提起,如今村里的文化活動搞得風生水起,村民們今年5月還自發組織起一支舞蹈隊,每天晚上都會跳廣場舞,想讓我今晚讓村民在湘中民俗生態園跳完舞后,給村民上一堂安全課。

  周建勝的心思我知道,如今的農村,絕大多數都是靠勞務輸出作為經濟支柱,清江村也不例外。村里很多都是留守老人和兒童,他們自身的安全無人管,還時刻要為出門在外的親人擔驚受怕。

  我能做的,就是用身邊發生的事,去告訴他們怎么防止和正確處置安全事故,提醒在外打工的丈夫、兒子、父親注意安全、避開危險。雖然跟許多村民都熟了,平時沒少給他們善意地安全提醒,但講課怎么才能讓他們聽得懂、學得會、記得住?

  為此,我特意四處收集了平時外出采訪路上拍到的與農村生產生活相關的安全隱患照片,想做成PPT,多用一些直觀的畫面和實例來說話,只有這樣,才有更好的效果。

  上午整理一張張記錄著危險的照片時,我還真是有些害怕。

  拿今年春節我從婁底沿207國道行駛經橋頭河鎮時拍到的一組圖片來說,當時正值人們走親訪友的高峰時段,來往不斷的車輛讓原本狹窄的道路愈發擁堵,一輛輛摩托 車“靈活”地在車間穿行,幾分鐘內就有十幾輛摩托車嚴重超載從車邊穿過。

  近年來,農村道路交通事故高發、多發,摩托車事故占了多數。安全事故往往在大意和僥幸中鉆空子。就如我自己開車的時候,如果有急事需打電話,往往習慣性地掏出手機翻找號碼,稍不留神,車就在馬路上“晃悠”起來。因此,道路交通安全要多講。

  因為以前沒有專門學過做PPT,我只好反復“試驗”,現學現用,好不容易把幾十張照片大致梳理成了道路交通、渡口渡船、加油站、勞動防護以及村民曾軍賢、黃頂文、曾付賢均死于三起不同的煤礦事故案例等篇章,仔細修改后形成題為《安全就在身邊》的PPT,自己又模擬“課堂”試講了幾遍,算是大功告成了!

  到了晚上19時,村民們陸續來到湘中民俗生態園。父親找出了我之前送給他的國家安監總局用于安全培訓的光碟,在活動開始前循環播放,讓村民們在直觀的視聽感受中,了解地震、雷電、煤礦安全等災害知識。

  光碟循環播放幾次后,村民們已經到齊。歡快地音樂響起,老人、孩子隨之起舞,而我則有些緊張地在做安全課的準備。講得不好,可是要在鄉里鄉親面前出丑的。忐忑間,轉而又坦然了,即使講得不好,只要大家能從中記住點什么,關鍵時候也可能救命!

  廣場舞跳完后,村民紛紛搬著凳子湊到了投影儀前,我打開為村民“量身訂做”的PPT,講述村民生活中容易忽視的安全問題。說到摩托車載人的隱患時,恰好有一輛載有4人的摩托車準備離開,我指著說:“這就是不注意安全的。”大伙聽后,一陣哄笑。

  1個多小時里,村民們緊緊圍在我身邊,聽得非常認真,還不時點頭,或者小聲議論。這些身邊隨處可見、隨時可能發生的安全事故讓鄉親們感同身受。

  見講課引起了大家的共鳴,我再接再厲,接著講述了《中國煤炭報》2005年6月16日刊發的我寫的關于湖南資江煤礦“6.8”煤與瓦斯突出事故的報道《黑色的煤 紅色的血》。這起事故,造成22人死亡,108人受傷,其中6人重傷。遇難者中年齡最大的47歲,最小的28歲,平均年齡36歲。“這都是鮮活的生命啊!”我痛心地說。

  村民李云香在講課結束后跟我說,去年她就看到一對夫婦倆帶著孩子回家過年時,摩托車后座的妻子竟將懷中的孩子摔了下來,造成2個孩子當場死亡。從那以后,她就為家里準備了兩個頭盔,還經常提醒親戚朋友注意騎車安全。

  67歲的李陽明向我詳細打聽建筑施工安全,因為她的家人常年在貴州的建筑工地打工。雖然心里擔心,每次打電話也囑咐他們注意安全,可她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安全的,什么又是危險的。我耐心解答后,她直點頭:“下次還搞這樣的安全課記得叫我來聽。”

  到晚上22時,村民們三三兩兩地回家了。我想:文化是無形的,文化似水,潤物無聲。對農村安全文化來說,更是如此。

2014年10月4日 星期六 晴


  “我給我們組的村民也發資料講安全課去”

本報記者黃雄國慶走基層日記66

潘塘村村支書兼主任劉建康向各村民小組分發安全知識讀本

本報記者黃雄國慶走基層日記7

潘塘村各小組組長領回安全知識讀本向村民發放

  “這不是一次簡單的座談會,讓我們受益匪淺;這也不是一份簡單的安全文化宣傳資料,一份資料也許能換回很多人的生命。”湖南漣源市水洞底鎮潘塘村村民毛培盛的這句話,是對我們今天在該村組織的活動最高的評價。想到這,累一天也值了!

  受潘塘村村支書兼主任劉建康邀請,記者站一大早就來到該村開展新安全法宣傳到基層、農村安全知識問卷調查和“送安全課到村組”活動。剛到村里,早有50多位村民在等待了。

  周建勝和婁星區百畝鄉武裝部部長黃志華一同給記者站做起了司機和志愿者,幫忙把360冊安全知識讀本、300份新安全法宣傳資料、250份農村安全知識調查問卷和《中國安全生產報》搬下車,分發給大家。

  “‘平安是福’很在理啊,我們農村人就圖個平安。”村民李美桂接過宣傳資料,迫不及待地翻閱著。一旁一位60多歲的老村民從口袋里摸出了老花鏡,認真地閱讀《中國安全生產報》。

  “記者同志,新安全生產法的資料給我瞧瞧,長長見識。”潘塘村7組的毛培盛有點等不及了。劉建康只好大聲指揮,“別急,別急,都有!”

  村民們高漲的熱情感染了我,安全課講起來就輕松了許多。村民們普遍文化程度不高,不愛聽大道理。考慮再三,我決定用聊天的方式,跟大家說一說近些年發生在身邊的一些事故,結合自己的親身經歷現身說“安全”。

  一位靜坐在我旁邊的老人,身體裸露在外的皮膚都是花斑樣的疤痕。他忍不住說:“我就是個安全事故的活生生的例子,千萬別玩火,我這幅尊榮沒臉見人,也對不起村里人。”

  原來,他叫毛叔才,今年74歲。8年前,因為安全意識淡薄,他在新禾林場邊上燒土灰,后來突然刮起大風,將火勢引向山林,引發大火。毛叔才自己在救火過程中引發全身大面積的燒傷,左手燒成了殘廢。

  “當時林場十多個參與救火的人員全都被熏得黑黑的,均存在不同程度的燒傷。”李美桂接過話說,她也是當年救援人員之一,“現在想想都后怕,水火無情,要特別注意。”

  劉建康告訴我,后來村里的林場又接連發生了兩次火災,都是村民上山祭祖燃放鞭炮不當引發的大火。村里為了治理山火隱患,特意在林場幾個入口處立了幾塊安全警示牌,提醒大家燃放鞭炮要注意防火。

  大家的話匣子一下都打開了,再次講起近年來發生的慘痛教訓,無不唏噓不已:2008年至2011年,該村2組李新喜因交通事故喪命,4年來一直沒有找到肇事司機,一家3口的命運從此改變;6組王南江妻、兒接連遭遇車禍;6組毛宏發的孫子溺水而亡;7組毛連盛在廣東打工時,被電擊而亡,年僅40歲……

  “農村安全意識一定要靠大家平時去提醒,用事故受害的人來影響周邊的每一位人。”我說。

  2003年漣源市七一煤礦“4.16”透水事故遇難礦工聶清文的父親聶福成的生活現狀又一次浮現在眼前,我深有感觸地說:“如果沒有‘4.16’透水事故,聶家的頂梁柱就不會垮人。出了事故,就是全家永遠的痛!”

  最后,我與劉建康把安全宣傳資料分發給各村民小組組長,由他們把資料分發到各戶。毛文盛抱著厚厚的一疊資料,高興地說:“我給我們組的村民們也發資料講安全課去。”

  看著大家的認可,我深知,農村安全文化的普及是一個漫長的相互影響的過程,需要我們更多的人為此付出努力。

2014年10月5日 星期日 晴


  十年前被掛牌督辦,而今隱患重重又回當年。

黃雄在九龍勸導玩具店經營者擺放的商品不要擋住出入口

黃雄在九龍勸導玩具店經營者擺放的商品不要擋住出入口

  2005年2月,我曾寫過《誰能啃動這塊隱患硬骨頭——湖南婁底九龍商廈消防隱患調查(上)》和《責令整改與火患相伴四年多——湖南婁底九龍商廈消防隱患調查(下)》的系列報道在《中國安全生產報》發表。

  那時,九龍市場每年創造了不錯的經濟效益,也安排了部分下崗人員就業。但是,安全隱患重重。消防部門曾數十次下達整改通知書和上門做工作,均被置之不理。接到婁星區安監、消防等部門舉報后,我進行了深入細致的調查。雖然采訪中受到了各方阻力,各種威脅不斷。可報道一經刊發,就尤如一顆重磅炸彈,在當地引起了強烈震動。更引起了時任國家安監總局局長李毅中等領導的高度重視,由國家安監總局、公安部消防局組成的調查組很快赴婁底市進行專題調查,九龍市場的安全狀況有了好轉。

  10月5日,我再次來到九龍市場回訪,與1O年前的九龍安全隱患相差不遠,所見所聞依然觸目驚心。

  走進市場一樓,店面一家緊挨一家,服裝、玩具、日用品等五花八門,店主將貨物貨柜或商品隨意擺到了原本就狹窄的過道上。一家銷售手表的店面剛好堵在安全出口的位置,而店主卻表示:“堵了嗎?沒有啊。”

  一處標有安全出口牌子的指示下,只有寬1米左右的通道里凌亂的貨物,只能側身而過。一旦發生火災,市場內的經營人員和顧客,根本無法辨認逃生的出路。
市場的消防通道,也被經營者的商品占據了一半,九龍市場管理處懸掛的“消防通道 嚴禁停車”的警示牌下堆放著木材、貨架等雜物,更有一輛小車就停在消防通道出口處。我看著這個場景十分擔心:如果發生火災,消防車一時也進不來。

  正在市場里轉著,恰好遇到巡查的保安,我跟他說了這些隱患后,他也十分無奈:因為金融危機,整個店面都存在融資問題,經營者不服從監管,導致消防措施難以落實到位。

  我們隨機看了兩家服裝店停下來,一家店內根本就沒有滅火器材,售貨員說:“店里有沒有滅火器?這要問老板。我剛來,只是打工的。”另一家的滅火器已經過期,店主的妻子表示:“滅火器怎么用,得等我老公回來問他。”

  “莫非賺錢比生命還重要嗎?”我感慨,店內工作人員安全意識竟然如此淡薄!

  來到2樓,剛轉樓梯口,就被一家服裝店擺在過道上的衣架擋住了去路。我和保安把衣架搬到過道邊,并叮囑店主:“你這里是安全出口指示的逃生的必經之路,千萬不能擋住。”

  3樓的情況同樣令人驚心。

  一家窗簾門店的門口醒目的貼著“嚴禁吸煙”“歡迎您進入無煙區”的警示牌,可是該店門口桌上的煙灰缸里,卻插滿了滿滿的煙頭。“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店主說的話讓我感到十分無奈,我們對隱患“不好意思”,事故可不會跟我們客氣啊!

  另一家店主雖然對火災隱患有一定的警覺,表示“不會在店里抽煙”,可是柜臺上的煙灰缸里卻殘留著煙灰。“顧客來了也不能抽煙啊。”我跟他說。
這樣的火災事故教訓還少嗎?

  2003年,湖南衡陽市衡州大廈失火。但在撲滅余火的過程中,大廈突然坍塌,張曉成等20名消防官兵壯烈犧牲。2004年,常德橋南市場“12.21”特大火災,造成市場內5棟建筑全部燒毀,受災經營戶達5600多戶,直接經濟損失達1.87億元。2013年,吉林寶源豐禽業公司發生“6.3”事故,造成121人遇難、76人受傷。

  這些慘痛的教訓,難道還不夠深刻嗎?離開九龍市場時,我感慨:這個市場又回到了10年前火災隱患重生的境地了!即使是經濟危急,管理困難,安全生產一刻都不能放松。因為,命比錢更重要!


2014年10月6日 星期一 晴


  掛名礦長:我年紀大了,哪里記得住“七條規定”!

本報記者黃雄國慶走基層日記9

黃雄在秋湖煤礦監控室查看資料

本報記者黃雄國慶走基層日記10

黃雄在秋湖煤礦瓦斯抽放站查看滅火器材

  2002年9月3日發生在雙峰縣秋湖煤業有限責任公司的煤與瓦斯突出特大事故。當天早班,該礦共安排55人下井作業。開始下井作業不久,就發生了事故,導致39人死亡,直接經濟損失達202.2萬元。

  事故調查組調查認定,這起事故是因違章指揮、違章作業而造成的,當班職工用手鎬掏柱窩,是誘導煤與瓦斯突出事故的直接原因。煤礦承包經營者重生產、輕安全,對重大事故隱患聽之任之,違章指揮工人冒險作業,是導致事故的主要原因。

  每當回憶這起事故,我都深深地感嘆,煤礦安全生產的切膚之痛始終不能忘。清早,驅車前往位于雙峰縣蛇形山鎮新洋村境內的秋湖煤業公司暗訪時,這樣的感觸越發強烈。

  到達秋湖煤業公司時,礦工們正準備下井。幾名礦工正在礦燈房門前抽煙聊天,跟他們攀談時,一位剛換好衣服出來的礦工,竟然穿的是一條緊身牛仔褲。還未及上前詢問,煤礦一名工作人員攔住了,詢問我們的身份,并邀請我們“到辦公室聊”。

  這名工作人員見“請”不動我,只好尾隨盯著,并掏出手機打了幾個電話。來到礦領導帶班下井公示欄前,我詢問帶領下井情況,這名工作人員稱:“這個我不懂,我是礦上的保衛人員。”

  來到監控室,一名礦領導模樣的男子正悠閑地磕著瓜子站在門前。我一眼認出,礦領導帶班下井公示欄上有他的照片:礦長陳建成。

  監控室的墻上貼著國家安監總局2013年1月頒布的《煤礦礦長保護礦工生命安全七條規定》。“《七條規定》還記得嗎?”我問。可是他的回答讓我苦笑了:“我年齡大了,記不清了。”

  隨后,我前往煤礦主井口,陳建成緊緊跟身后。途中路過瓦斯抽放站,進去一看,雖然墻上貼著交接班等管理制度,卻無人值班。“每天都有人值班的。”陳建成說。可是,我隨手一抹桌上的灰塵,“至少有四五天沒人來了吧?”陳建成又沉默了。

  來到絞車房時,煤礦老板也聞訊趕來了。“長發還是盤起來保險一點。電烤爐也不要在這里用,不安全。”我對值班人員張燕輝說。煤礦老板連連稱是。
路過絞車房旁邊的機車充電房。我提醒說:“墻體出現了開裂,不成危房了嗎?萬一下大雨,垮了怎么辦?”煤礦老板聽后,才意識到問題的存在,上前仔細地查看了一番。

  原路返回時,我再次提醒瓦斯抽放站無人值班的問題,煤礦老板感到驚訝:“每天都安排人值班了啊,是不是脫崗了,查出來一定嚴肅處理。”可是我再次說起辦公桌上一層灰塵,老板無話可說了。

  說起“9.3”事故,該礦的管理人員和礦工都記憶猶新。可是我還是忍不住啰嗦,跟煤礦老板叮囑了許多,并特意問到了礦長的情況。聽了老板的解釋我才明白,原來陳建成因年齡偏大,該礦另聘了一名礦長,只是還未拿到礦長資格證,所以陳建成還是掛名的礦長。

  煤礦的安全生產豈能如此?婁底的煤礦事故教訓還不夠深刻嗎?曾有一段時期,婁底煤礦事故頻發。2002年煤礦事故總起數多達89起,其中,死亡10人以上的重特大事故6起,死亡118人。可是,就暗訪秋湖煤業公司和前幾天在漣源市豐華煤業石壩井的情況來看,煤礦安全依然是一塊心病!


2014年10月7日 星期二 晴


  “路漫長,志仍堅,心依舊!”

  今天是“十一”假期的最后一天。趕往廣東開始又一輪采訪的路上,回想這個忙碌而充實的假期,真是收獲頗豐!

  這次活動的安排很緊湊,湖南、廣東兩記者站工作人員在7天內輾轉婁星區萬寶鎮清江村、磨石村,漣源市橋頭河鎮太平村、水洞底鎮潘塘村走訪、座談、上課。大家每天早上8點準時出發,回來后又寫稿到深夜,感覺沒睡夠,一投入工作,又是精神飽滿。

  又一次見到了“感動中國”礦工聶清文82歲的老父親,雖然他的生存狀況令人倍覺心酸,但生活的艱辛絲毫沒有改變老人的堅韌和樸實。漣源市豐華煤業的所見所聞,又將我拉回到了2003年透水事故的現場。事故猛如虎,比事故更可怕的,是好了瘡疤忘了痛。

  這次走基層,讓我重新審視自己所從事的新聞職業和所熱愛的安全事業!

  潘塘村毛培盛老人緊握著我雙手的力量,讓我深深的感到:想要讓事故隱患消滅在發生之前,讓安全文化進入農村百姓生活,讓所有家庭都能老有所依、幼有所養、平安幸福……我們要走的路還很長,要做的工作還很多!

  可喜的是,越來越多關注安全的人加入到了我們的行動中,給我們支持和幫助。

  婁星區萬寶鎮清江村村主任周建勝、婁星區百畝鄉武裝部部長黃志華一同給記者站做起了司機和志愿者。潘塘村村民小組組長毛文盛當起了新安全生產法的義務宣講員。

  還有很多網友幫助傳播安全文化:“傳播安全文化,極有意義的事。要好好推廣,讓更多的人受益。”“從所見說起,從身邊的人做起,把節假日別人游玩喝咖啡的時間,也用來宣傳安全意識。黃兄這樣善良、用心、執著,把安全文化的種子種植在中國最深厚而廣闊的農村土地上。”

  每當有所得,必會有所失。

  因為這次活動,我再次辜負了妻兒。

  兒子的成績一直很好,今年小升初,本來答應暑假陪他出去玩幾天作為獎勵。也許是多年來很少有父親陪伴,他很看重這次假期,認真規劃好了所有行程,還買好了車票。結果臨時接到滬昆高速“7?19”特大交通事故的緊急采訪任務,承諾未能兌現。

  這次國慶節,我也下決心放下手頭的工作,全心全意陪妻兒去云南走走。在出發前兩天,潘塘村村支書劉建康找到我,邀請我去村里開展一次安全文化座談會,已經通知了全村69名黨員和組長都來參加。加上心里一直牽掛著去聶清文家看看,還要對事故煤礦進行回訪……林林總總湊到一起,最終只能再次爽約。與妻兒溝通,最后決定由妻子陪孩子去云南,10多年來,家人對我工作的支持和理解,讓我堅定了努力工作,繼續前行的信心。

  但是,把安全文化送到更多家庭,換回更多人的平安和幸福,也是他們所樂意看到的。從事安全生產新聞工作13年,無數血淋淋的事故時刻警示我,掌握安全知識,宣傳安全文化,是每個公民應盡的責任和義務,作為安全生產領域的一名記者,更是責無旁貸。

  想起網友們寄予的希望:“悲劇的教訓沒吸取,悲劇又在不遠處招手,這才是最大的悲劇!在祖國普天同慶、國民結伴出游之際探望社會最底層礦難職工的家屬,送去人間最寶貴的溫暖,讓人肅然起敬。讓人想起魯迅說的“為民請命”的中國脊梁!”這一字一句,都是對我這草根記者最好的支持和鞭笞。

  正如我這些年來經常告訴記者站的同事一樣:記者的使命,就是永遠追尋新聞,一直在路上。我惟愿自己能繼續堅持,盡一份普通公民應有的功德之心!又如關注安全生產的一位朋友所期望的:“相信你的付出,定能復制和培養出更多的安全導游,成為祖國新農村建設旅途的一道美麗風景!”這,也是我的動力。


掃碼在手機端打開頁面
版權聲明:轉載本網站原創作品,需在顯著位置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標題。若違反本聲明,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本欄目其他新聞
韩国叁级电影网站_免费韩国成人影片_韩国叁级片大全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