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報社之窗

紅色村莊的安全夢

2014-07-14 14:50:00

本網訊(記者 劉峰報道) 編者按:6月24日至7月1日,本報記者參加了中央和行業類媒體赴江西贛州開展革命傳統教育活動。在尋烏縣菖蒲鄉黃砂村調研期間,記者與村民同吃同住同勞動,接受紅色教育,并發現了黃砂村對安全發展的種種祈盼,因為“安全是人命關天的大事,不管什么時候都不能忽視”。

  在江西省贛州市尋烏縣菖蒲鄉黃砂村,有個名叫羅定輝的人,對安全問題格外敏感。近日,在交流中,記者得知,原來他在25歲時親身經歷了一起車禍,死里逃生。

  歷經磨難得真經

  如今,再次回憶當年的那起事故,58歲的羅定輝依然心有余悸。“當時,我開著一輛新買的四輪車,載著幾位村民出行,沒想到路上發生了車禍,造成1人死亡、2人受傷。”羅定輝說,看著鮮活的生命就這樣沒了,內心非常悲痛。

  羅定輝,中共黨員,現黃砂村村主任。時至今日,羅定輝嘴角上的傷疤依然清晰可見。他指著自己的傷疤說:“出了事故,怎能好了傷疤忘了疼?安全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兒,不管什么時候都不能忽視。作為村干部,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村民都能平安無事。”羅定輝坦言,自從經歷過那次車禍,他時刻警惕危險來臨,并時常結合自己的經歷教育周圍的人要注意交通安全,他還經常走進黃砂村小學,反復叮囑校長和老師做好學生的安全教育工作。

  針對村中大量青壯年勞動力外出打工,村中剩下很多留守兒童和老人的情況,羅定輝說:“對他們的安全問題,我們時刻不敢掉以輕心。”

  據悉,羅定輝在村委會會議上經常強調安全問題,并和其他幾名村干部時常走進村中留守兒童和老人家中看望,反復叮囑他們注意安全。

  菖蒲鄉黨委書記劉旭群介紹,近年來留守兒童安全問題突出,鄉里非常重視,建立了對口聯絡制度,每名鄉干部對口聯絡一個村,經常性地深入村中督促提醒。

在采訪路上

在村民家中

  土房改造惠民生

  在革命戰爭年代,黃砂村飽受戰火的洗禮,在為中國革命事業作出了很大貢獻的同時,也作出了很大犧牲,全村登記在冊的革命烈士就有60名。

  受到多年的戰爭破壞,黃砂村有大量的青壯年被反革命分子殺害,造成勞動力嚴重緊缺,直接制約了村里經濟的發展,農業發展尤其滯后,至今仍有不少村民住在土坯房中。

  特別是在上世紀四五十年代,黃砂村因婦女老人較多,在繁衍生息方面又因近親結婚較多,造成現在已登記的殘疾人達64人,另外村里還有大量孤寡老人。不過,羅定輝及黃砂村村委會班子成員對他們關愛有加,并想方設法籌集資金為他們統一建設了安置房,如今已有一批殘疾人及孤寡老人住進了安置房。

  截至目前,黃砂村共有19個村民小組,共2238人,其中貧困戶270戶1208人、殘疾人64人、烈士遺屬21人。羅定輝說,“紅、殘、貧”是黃砂村多年來的一個特色,但現在村中正在發生著不小的變化,土坯房改造項目讓村民嘗到了甜頭。

  從前,雨季土坯房坍塌時常危及村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在《國務院關于支持贛南等原中央蘇區振興發展的若干意見》等一系列政策的惠及下,黃砂村積極進行土坯房改造,國家分別給予普通農戶1.5萬元、低保戶2萬元、烈士遺屬4萬元的經濟補助。

  目前,已經有一大批農民從土坯危房中搬了出來,住進了新房。在規劃區內,記者看到一批新房正在建造之中。

  60歲的柘水尾自然村村民劉國柱說,他花了1600元雇了4人幫助他拆掉土坯房,目前正準備在原址上建新房。

  “新房子安全舒適,國家還給了資金補助,這確實是一件惠及民生的好事。”羅定輝說。

  發家致富路先行

  黃砂村下有4個自然村,鄉里通往黃砂村的主干道目前已經實現了道路硬化,但柘水尾自然村至留昌公路全程5.1公里的村小組道路,截至目前才硬化了2.1公里。此外,部分自然村小組至今道路還沒有實現硬化,每逢雨季,出行難問題愈發嚴重。

  村民的經濟來源主要靠外出打工和種植臍橙、柑橘等。然而,每逢收獲季節,坑洼不平的山區村道嚴重影響了果品輸出,果業發展受限。在調研采訪期間,記者就切身體會到了出行難問題。雨后的村中泥路,坑洼不平、泥水四濺,人一不小心就可能跌落水中。

  “這不僅給群眾的出行帶來影響,還很容易發生道路交通事故。”柘水尾自然村村民劉開元說,今年5月在這條泥路上就發生過一起摩托車相撞事故,造成1人死亡、1人受傷。

  “事故原因系雨天行車視線不好,兩輛摩托車相撞發生了事故。”柘水尾自然村村民劉慶文表示,他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能夠早日修通公路,方便安全出行,而眼下讓他們發愁的正是資金問題。

  可喜的是,當地政府正在調研,并積極爭取國家的資金支持,準備早日實現村民的心愿。

掃碼在手機端打開頁面
版權聲明:轉載本網站原創作品,需在顯著位置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標題。若違反本聲明,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本欄目其他新聞
韩国叁级电影网站_免费韩国成人影片_韩国叁级片大全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